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燕凌寒也抱紧了她,轻声道: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他都是为了我。”说着,赫云舒的心里,满是歉疚。

燕凌寒却是松开了赫云舒,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。

他搬来一把椅子,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燕凌寒看着赫云舒,脸上的神色是郑重的,他薄唇微启,道:“舒儿,不能这么想。”

“什么?”赫云舒问道。

“表哥这件事,不用觉得歉疚。”

“他是为了我啊。”赫云舒重申这一点。

听罢,燕凌寒坚定地摇了摇头,道:“不,错了,他不是为了,他是为了他自己。”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此刻,赫云舒万分不解,她无论如何也不明白,燕凌寒怎么会说出这么冷情的话。

尔后,燕凌寒继续道:“舒儿,有些话,我很早就想告诉了。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,现在,我就一并说了吧。”

暖暖夕阳下温柔下温柔少女秀美腿图片

赫云舒睁大了眼睛看着燕凌寒,不知道他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。“表哥来这里,与其说是为了,倒不如说是为了他自己。我也是一样,我来这里,不是为了,是为了我自己。表哥是为了外公,而我是为了解决可能兴起的战事。我们都有各自的目的,不能把我们的目的都系在自己的身上,也不能我们受了任何一点儿伤就自责自己。不用这样的,我们都是为了自己,不是为了,不用为此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。如此自责,不管是表哥还是我,心里都不好

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赫云舒的话尚未说完,燕凌寒就打断了她,道:“舒儿,哪怕我们真的是为了而来,这依然和没有关系。我们来,是因为我们无法安心待在大渝。那么我们来,就是为了成全自己,让自己安心。说到底

,这依然和没有关系。反之,如此自责,才让我们束手无策。”

一时间,赫云舒觉得自己的逻辑有些混乱。明明是为了她,怎么又和她没有关系了?

燕凌寒近前一步,握住了赫云舒的手,道:“舒儿,仔细想想,会明白我说的话的。”

赫云舒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。

“日后,或许我们依然会受伤,甚至会丢掉性命,但是,舒儿,不用为此自责,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安心,明白了吗?”

看着燕凌寒坚定的眼神,赫云舒很想说自己不明白,但在这样的眼神之下,她终是点了点头,道: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之后,赫云舒离开茶楼,骑马往摄政王府而去。

骑着骑着,赫云舒突然觉得,身边好像少了些什么。

对了,凤婷婷!

赫云舒一拍脑袋,自己一着急,怎么把凤婷婷给忘了。

她忙调转马头,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而去。

终于,在快要到城门口的时候,赫云舒看到了骑在马上气喘吁吁的凤婷婷。

看到赫云舒,凤婷婷快马加鞭,大出了一口气,道:“姐姐,我总算是找到了。”

赫云舒点了点头,道:“呃,那接下来,我们去哪儿?”

凤婷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道:“姐姐,眼下都过了正午了,我都饿了。我们找个地方,随便吃点儿东西吧。”

“好。”说着,二人骑着马朝着前面走去。

话说,这沉浸在爱情里的人,都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。这不,凤婷婷一路兜兜转转,最终去的地方,距离高文杰租住的地方很近。

赫云舒看出了这一点,但并未揭穿。

凤婷婷寻了一个酒楼,定了一个雅间。

坐下之后,凤婷婷看着赫云舒,暗搓搓地说道:“姐姐,也不知道高公子吃饭了没有。”

赫云舒莞尔一笑,道:“我怎么知道?要不,去叫他过来?”

“那怎么好意思。”凤婷婷低着头揪着衣角说道。

赫云舒轻笑一声,道:“好了,我让店小二去请。”

然后,赫云舒叫过店小二,走到窗边指了指高文杰租住的地方,道:“小二,去那里,把里面一位姓高的公子叫过来。”

“好的,客官。”

没过多久,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。

凤婷婷忙跑过去开门,赫云舒随意地看了过去。

她无意中发现,起初,高文杰的神情是有些愤怒的,是发怒的前兆,可看到是开门的人凤婷婷,他瞬间就笑了。

赫云舒心里犯了嘀咕,难不成,高文杰以为邀请他的,是别的什么人吗?店小二既然去请人,一定会说明请他的是女子,难不成,高文杰还和别的女子有交往吗?会是谁呢,能让他如此愤怒?

“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赫云舒看向了高文杰,暂且止住了自己的疑思,道:“高公子请起,眼下并非在宫里,我与婷婷相熟,无须如此多礼。”

“是,公主殿下。”

之后,凤婷婷招呼高文杰坐下,他并不扭捏,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。

坐下之后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

凤婷婷看着高文杰,道:“高公子,吃饭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那正好,我们也没吃,一起吃吧。”

“好。”说着,高文杰的嘴边,浮现出清浅的笑意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赫云舒觉得现在的高文杰,很紧张。

赫云舒抿了一口茶,尔后放下手中的杯盏,看向了高文杰,道:“高公子最近在忙些什么?”

“在翰文苑修书。”

“怎么?正式的任命还没有下来么?”

“陛下还没有明示。”

赫云舒微微一笑,道:“高公子不用着急,想必,这正式的任命,很快就下来了。眼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,高公子才高八斗,陛下一定会重用的。”

眼下,凤云歌一心忙着刑部的事情,至于这些新科士子的任命,只怕还得等上几日。但这些,赫云舒自然不会跟高文杰明说。

听到赫云舒的话,高文杰得体地应道:“那就借公主殿下吉言了。”

赫云舒言尽于此,没有再问下去。只是,此刻,她的心中升腾起一个新的疑问。